唐人牡丹詩的絕唱

2019-01-25 04:31:53 來源:現代語文網

又到四月中旬,恰好是洛陽牡丹盛開的季節。1986年4月,中國唐代文學學會第三屆年會在洛陽舉辦,主辦方特意安排到王城公園觀賞牡丹,滿園朱紫,至今傾想。

牡丹栽培史很早,但驚動朝野、舉世為之瘋狂,還是在盛唐以后。唐人寫了許多詩來贊譽牡丹,其中最佳名句,無可爭議是李正封“國色朝酣酒,天香夜染衣”二句!端纱半s錄》載:

大和、開成中,有程修己者,以善畫得進謁。修己始以孝廉召入籍,故上不甚禮,以畫者流視之。會春暮,內殿賞牡丹花,上頗好詩,因問修己曰:“今京邑傳唱牡丹花詩,誰為首出?”修己對曰:“臣嘗聞公卿間多吟賞中書舍人李正封詩曰:‘國色朝酣酒,天香夜染衣!鄙下勚,嗟賞移時。楊妃方恃恩寵,上笑謂賢妃曰:“妝鏡臺前宜飲以一紫金盞酒,則正封之詩見矣!

唐人牡丹詩的絕唱

這是成語“國色天香”的來源。上指唐文宗,程修己是宮庭畫師,尤善花卉,他轉達的應是京城公議。文宗調侃愛妃的話,對此二句作了即景解讀?上Т嗽娙淮。李正封是韓愈的好友,韓集附有二人聯句詩,功力悉敵。

唐人最早牡丹詩出于誰手,已很難理清。盧照鄰《元日述懷》“花舞大唐春”一句,雖肯定非寫牡丹,但很好揭示了名花與大唐的關系。李白存詩只見到一處牡丹,日本人編《千載佳句》卷下有其《牡丹花綻》二句:“自恨開遲還落早,縱橫只是怨春風!钡鎮芜有待斟酌。著名的《清平調》三首,據最早載錄該組詩的唐末筆記《松窗雜錄》記,“開元中,禁中初重木芍藥,即今牡丹也”。似牡丹為后出名。禁中植于“興慶池東沉香亭前”,玄宗喜不自勝,乃感慨“賞名花,對妃子,焉用舊樂詞為”?召李白進新詞,因有此三詩: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風拂檻露華濃。若非群玉山頭見,會向瑤臺月下逢!薄耙恢t艷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斷腸。借問漢宮誰得似?可憐飛燕倚新妝!薄懊▋A國兩相歡,長得君王帶笑看。解釋春風無限恨,沉香亭北倚欄桿!泵恳痪涠紝懩档,每一句也寫妃子,風華肉艷,遂得流傳千古。今人多有懷疑,是從貴妃冊封與李白侍文時間上論證,我則覺得如“云雨巫山”“飛燕倚新妝”“傾國”等辭語,在這里確實都不太合適。民間自多高人,假托又如何,詩好就行。杜甫沒有寫到牡丹。其《少年行二首》其二云:“巢燕養雛渾去盡,紅花結子已無多。黃衫年少來宜數,不見堂前東逝波!蹦纤我挕段飨獏舱Z》卷下認為是寫三月牡丹時霍小玉事,恐怕是想多了。

唐人寫牡丹的好詩,要到中唐方大量出現。白居易寫得很多,早期是關心牡丹引起的社會問題,如《買花》之“一束深色花,十戶中人賦”,《牡丹芳》之“三代以還文勝質,人心重華不重實”,主張“我愿暫求造化力,減卻牡丹妖艷色”,歸結到牡丹之妖艷惑世。難怪他雖寫得多,卻難有好詩。稍可諷誦者僅此首《惜牡丹花二首》之一:“惆悵階前紅牡丹,晚來唯有兩枝殘。明朝風起應吹盡,夜惜衰紅把火看!眲⒂礤a在比較眾花品格后,給牡丹以充分禮贊:“庭前芍藥妖無格,池上芙蕖凈少情。惟有牡丹真國色,花開時節動京城!保ā顿p牡丹》)后兩句簡明而直截了當,真是好詩。就是他忽略了牡丹原本就是芍藥的升級版,回過來說芍藥沒品,不厚道。

晚唐寫牡丹詩尤多,但最好者應該是下面這兩首。羅鄴《牡丹》云:“落盡春紅始見花,花時比屋事豪奢。買栽池館恐無地,看到子孫能幾家。門倚長衢攢繡轂,幄籠輕日護香霞。歌鐘滿座爭歡賞,肯信流年鬢有華!睂懞兰腋傇阅档ひ造乓,但“看到子孫能幾家”一句,寫出繁華之難以持續,并感嘆在此歡賞奢華中,流年漸逝的悲哀。還有羅隱的《牡丹花》:“似共東風別有因,絳羅高卷不勝春。若教解語應傾國,任是無情亦動人。芍藥與君為近侍,芙蓉何處避芳塵?可憐韓令功成后,辜負秾華過此身!鳖h聯兩句,實在是妙對,在唐人寫牡丹名句中可入前三,在晚唐流布尤廣。

其實牡丹是不易寫好的。將花比美女,開始是創想,多寫就成俗格了;因花而寫世尚奢華,雖然深刻,但畢竟是偏鋒,是世人的錯,牡丹不應該承此罪責。大約因為如此,中晚唐幾位心氣很高的詩人,如韓愈、杜牧干脆就不寫,李商隱是寫了一些,但因語意艱深,用典稍多,影響了流布。

那么有沒有一首詩,既能跳出以美人喻花的窠臼,又能兼顧花與社會之聯系呢?還真有那么一首好詩。這首詩就是盧綸的《裴給事宅白牡丹》:“長安豪貴惜春殘,爭玩街西紫牡丹。別有玉盤承露冷,無人起就月中看!痹姷慕庾x并不難。前二句說到了春暮時間,長安的豪富之家更珍惜時光倉促,爭相趨賞街西的紫牡丹。這里的街,我覺得是指長安中軸的朱雀大街,街西也就是城西。每年牡丹花期之全盛時間,也就半個月左右,追逐時尚的人們顯然很珍惜這短暫的賞花時節。魏紫姚黃作為牡丹極品之出現,可能還要再晚許久,但紫牡丹確實是難得的珍品,爭趨賞玩也就可以理解了。詩人的筆鋒于此陡轉:“別有玉盤承露冷,無人起就月中看!庇癖P是用漢武帝造金銅仙人承露盤的故事。純玉制作的承露盤,晶瑩透剔,純潔無瑕,用以形容白牡丹之高雅。玉盤承露,更見其寒夜獨開,餐露飲霞,高冷孤傲,不趨俗艷。詩人說,在月光下,最是欣賞白牡丹的好時間,月華如鉛,月光如銀,傾瀉在白潔晶瑩的白牡丹花上,更成為獨特的風景。但他的筆觸偏要說沒有人愿意深夜起行,來到園中觀看此絕品牡丹,因而失去真正領略其風神的絕佳機會。與前二句比較,就特別強烈地表達了對世俗俗艷情趣的不滿,也更強烈地渲染了白牡丹不愿與世浮沉,孤傲獨守的高貴品質。這里是寫花,更是寫人,不寫他如美女般之妖麗,而是寫它高冷的出世情懷。白居易也寫過一首《牡丹》:“白花冷淡無人愛,亦占芳名道牡丹。應似東宮白贊善,被人還喚作朝官!彼斎灰蜃约盒瞻,借以宣泄不受世重的失落感,但“白花冷淡無人愛”,恰巧可作前詩的注解。

這首《裴給事宅白牡丹》是有故事的,其作者也有許多的異說。最早見晚唐博物學者段成式著《酉陽雜俎前集》卷一九:“牡丹,前史中無說處,唯《謝康樂集》中言,竹間水際多牡丹。成式檢隋朝《種植法》七十卷中,初不記說牡丹,則知隋朝花藥中所無也。開元末,裴士淹為郎官,奉使幽、冀,回至汾州眾香寺,得白牡丹一窠,植于長安私第。天寶中,為都下奇賞,當時名公有《裴給事宅看牡丹》詩,時尋訪未獲。(一本有詩云:‘長安年少惜春殘,爭認慈恩紫牡丹。別有玉盤承露冷,無人起就月中看。)太常博士張嵊嘗見裴通祭酒說!鄙酝韯t有宋初錢易《南部新書》卷丁所載:“長安三月十五日,兩街看牡丹,奔走車馬。慈恩寺玄果院牡丹先于諸牡丹半月開,太真院牡丹后諸牡丹半月開。故裴兵部潾《白牡丹》詩,自題于佛殿東頰唇壁之上。大和中,車駕自夾城出芙蓉園,路幸此寺,見所題詩,吟玩久之,因令宮嬪諷念。及暮歸大內,即此詩滿六宮矣。其詩曰:‘長安豪貴惜春殘,爭賞先開紫牡丹。別有玉杯承露冷,無人起就月中看。兵部時任給事!眱蓵d不同如此,并因此引起以后文本的分歧,作者居然有四人之多,以下作分別的討論。

明張之象著《唐詩類苑》卷一二四作裴士淹詩,《全唐詩》卷一二四采信了此說,收作裴詩,題作《白牡丹》。裴士淹(?—約774),南和令裴知節孫,裴倩子。玄宗天寶間,歷仕司封員外郎、司勛郎中。十四載,以給事中巡撫河南、河北、淮南諸道。十五載,隨玄宗幸蜀,此后經肅代二朝,官頗通顯,今人傅璇琮《唐翰林學士傳論》考其生平頗詳。前引《酉陽雜俎》成書于咸通初,距天寶末已經一百多年,細節有些出入,即他為郎官奉使幽冀應是天寶初事,他將白牡丹引進長安,栽培成功成為都下奇賞,已是他天寶末任給事中時之事。名公題他宅中花,當然不是他本人所作。明人編書,往往粗疏,于此可見。此說可不討論。

《南部新書》則提供了另一位裴給事的故事,事情也改在文宗大和中,較前約晚了八十多年。裴潾(?—838),秘書監裴清子。貞元初以門蔭入仕。敬宗寶歷初,累官拜給事中。文宗間仕途大起大跌,至開成元年(836)轉兵部侍郎,《南部新書》所述應為這時事情。但段成式說他的依據得自太常博士張嵊,張嵊復得自裴通,通即裴士淹之子,似乎更為有據。裴通,字文玄,也是貞元初入仕,較著名的活動是憲宗元和二年(807)游越中,作《金庭觀晉右軍書樓墨池記》。至文宗大和四年(830)任國子祭酒,官至太子詹事,與裴潾為同時人。若裴潾為故事中的裴給事,則裴通似乎缺乏基本的說謊能力。兩相比證,我寧愿相信裴通!豆偶芯俊2002年4期刊路成文《〈裴給事宅白牡丹〉詩作者考辨》以為非裴潾作,基本也是這一思路,他更認為士淹天寶十四載任給事中,奉使河南河北見《舊唐書》九《玄宗紀》記錄。他還辨析裴潾與裴通為同時人,拜給事中在寶歷間,較晚七十年,任兵部則在開成初,顯與裴通所述不合。陶敏《全唐詩人名匯考》亦謂作者為裴士淹、裴潾皆誤。宋人載為裴潾作的書證很多,所知有《唐詩紀事》卷五二、《苕溪漁隱叢話前集》卷三二、《類說》卷六引《秦中歲時記》、《能改齋漫錄》卷七、《錦繡萬花谷前集》卷七、《全芳備祖前集》卷二、《合璧事類備要別集》卷二四、《竹莊詩話》卷一三引《秦中歲時記》等,其來源可以追溯到唐末李綽著《秦中歲時記》。若少數服從多數,裴潾肯定勝出,但追源析疑,我覺得原因僅是將裴給事其人張冠李戴的結果。

當然還有一種表述,即循《酉陽雜俎》的表達,將作者定名為開元名公,如《類說》卷四二、《萬首唐人絕句》卷六九、《唐詩品匯》卷五五皆是!斗珠T纂類唐宋時賢千家詩選》卷九署開元明公,意思相同。但如前述,為天寶間事,非開元間,段成式所記稍誤。

認為盧綸所作者,只有一個較早書證,即《文苑英華》卷三二一。此后《詩淵》第四冊二三八○頁、季振宜《全唐詩稿本》、《全唐詩》卷二八○所收,都依據《文苑英華》!段脑酚⑷A》是一部大書,錯訛很多,但它所據主要是唐人文集,一般不采信傳說,因而與筆記詩話一類取資前書、疑似傳信的書有很大不同。它的很多錯誤是在編纂中疏失、傳刻時脫漏造成的。以本詩為盧綸作,雖然是孤證,但該卷在錄牡丹詩二十多首后,另收白牡丹詩二首,分別為盧綸與王貞白作,不會有頂貌脫誤的可能。傳世盧集不收此詩,則因盧原集早佚,后來之搜輯者偶誤而已。

前引路成文所考,認為作盧綸亦誤,則認為盧綸生于天寶七年,天寶末即裴士淹為給事中時,尚未及成年。我則認為詩未必是當時作,完全可能是盧根據都下之傳聞,多年后再補作!段脑酚⑷A》所錄文本,與《酉陽雜俎》《南部新書》所錄文本都不同,當別有所據。還可以補充的一個旁證是,《文苑英華》校記引及《詩選》即王安石《唐百家詩選》之異文,是該書也收作盧詩,但今存宋、清刊《唐百家詩選》卷八皆無此詩,原因不明!队详栯s俎》夾注所錄詩,也可能是稍后再補記,甚至未必即出他本人之手筆。

再回到原詩。裴宅之白牡丹栽植成功,當年曾轟動一時,成為都下奇賞,也就是說前往觀賞的人很多。然而這首詩偏說所有人都去看紫牡丹,沒有人關心白牡丹。其實,這就是寫詩的技巧。寫詩不是寫新聞報道,更不求史官實錄,寫詩的人但求充分調度各種文學技能,將詩中要表達的主旨揭出。這首詩既寫白牡丹之風神,又以對比寫出世人之奔競,以及名花之寥落獨守,二十八個字包含了太多的內容,可以反復回味,因而是好詩。

一首曾轟動流傳的詩,文本分歧和作者歸屬如此繁復難解,我本人也是反復琢磨許久方理清頭緒。其他所有五萬首唐詩,大多也有各自的問題,只不過沒有這么復雜罷了。寫出來與各位分享,當然更愿意聽到賜教。

熱點圖文

传奇扑克官网